当初星寒选这只股是看中了他没什么大起大落,在这一段时间里都在稳定上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3
  • 来源:俄罗斯一级毛卡片

  当初星寒选这只股是看中了他没什么大起大落,在这一段时间里都在稳定上升。星寒想在它上面平平安安地小赚一点,来个好兆头。怎么说都是第一次啊。总该小心点啊。

  可是没想到,星寒还刚买下,‘马帆‘股就开始下跌,虽然只是暂时的下跌。不过还是把星寒吓了一太跳。说真的,星寒并不怎么在乎损失的几千块钱,虽然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,但比起几十万就不算什么了。再说,毕竟既然星寒决定要炒股了,就已经有了陪钱的准备,可没想到的是,第一次买单就赔了,而且还是经过再三考虑的结果。这就让星寒不由地不考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干这行了。

  星寒就在网上把有关‘马帆‘的所有的资料能找的都找来了,把公司的业绩,股价一向的走向,仔细地分析了一下,觉得以现在的股价来说,‘马帆‘应该是价底于物,股价应该有上扬的空间。再把最近的过内外大事看了一遍,也没什么能影响‘马帆‘的股价的。所以,可以确定,现在‘马帆‘之所以这样的下跌,一定是有人在炒作。也就放下了半颗心了。

  有了这个判断,星寒就干脆一不做,二不休,称着股价在低位的时候,来了个抄底,再下了五万元的单。下定决心做长线。不赚钱誓不罢休。

  买完后,一下子也不敢再下单了。就每天看‘马帆‘的走向,看它的价格是不是上升了。其余的时间看看其他的个股情况,顺便分析一番,其他的时间就看买来的有关炒股的书。一时间到也悠闲。

  不过‘马帆‘的持续走低,却怎么也让人开心不起来。就这样晃眼间十天就过去了,星寒只觉得差不多有一个世纪了。星寒书到看得差不多了,分析也分析得很有条理了。可惜‘马帆‘的股价就一直没有涨。星寒不有得不有一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。到这个时候为止,星寒在这只股上已经亏了十分之一的本金了,也就是一万元。这样的结果让星寒有写发抖,如果是下了一百万,那不就亏了十万了。十万可是很多人一年都赚不来的啊,自己一不小心,短短十天就有可能失去。星寒这时才知道股市的无情,不禁有写害怕。星寒在心里对自己说:是不是该割肉出仓了,这个时候损失还不大,收手还来得及。也算是对自己急于赚钱的一个教训吧!

  就在星寒考虑清仓的时候,很久没动的‘马帆‘动了,而且是一路上升。星寒大喜,忙打消清仓的念头。观察起‘马帆‘的变化起来。果然不出所料,连续几天,‘马帆‘都在持续上升。星寒觉得时机没有成熟,没有动。可是还没涨到星寒的心里价位,股价又马上跳水了。一路下滑,星寒后悔的不得了。早知道买了不是很好,那就赚了。

猜你喜欢

关心取出一张磁碟慎重的交给罗士杰:“就算是我送给国家的一个

关心取出一张磁碟慎重的交给罗士杰:“就算是我送给国家的一个礼。”罗士杰拍拍手把手下叫进来,打开电脑后又让手下离开了,他这才仔细看着里面的名字以及相关代号等等。刚看到第一个名字,

2020-02-16

正感到神清气爽,关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

正感到神清气爽,关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。手脚却渐渐出现僵硬麻木的情况,他本想移动身体,却赫然发现根本无法控制手脚,大惊之下,他不禁在脑海里转动念头。只听得脑海

2020-02-16

不知道狄爱国回来没有,他要是回来去说说,准管用。”陈锋说。

不知道狄爱国回来没有,他要是回来去说说,准管用。”陈锋说。“对了,潘云飞回来了,我那天在弱雨他们公司楼里见他了。”“哦,没说什么吧?”“我又不认识他。还有件事,弱雨的经理可能卖

2020-02-16

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李菲菲居然没有大喊大叫,反而乖乖的坐在那里

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李菲菲居然没有大喊大叫,反而乖乖的坐在那里,还深深的低下头,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是她的姐姐去世了呢。“王音!是你们来了呀!谢谢你们了!”蓝梦从楼上走了下来,看

2020-02-16

但是你这个所谓的爸爸对我来说和个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!”韩雨玫针锋相对的道

但是你这个所谓的爸爸对我来说和个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!”韩雨玫针锋相对的道。“你身上流的是龙家的血,这是你不能否认的!”“我姓韩!”韩雨玫冷冷的道。老爸和韩雨玫的谈话正式宣布破裂

2020-02-16